• 導航

兩位老人的抗疫故事:“每天能給大家做點事,

“他們犧牲自己的時間和健康來保護我們,我們做的那點事情微不足道。”聊起小區封閉管理期間給卡點管控人員免費做飯的事情,家住貴陽市云巖區黃山沖路35號院的余成敏和吳皆德都這樣說。

余成敏61歲,吳皆德83歲,兩人是20多年的老街坊。吳皆德開著一個小賣部,由于住房在8樓,加上年紀大了,所以平時就住在店里。今年2月1日,貴陽市按照貴州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要求,全面實行城市小區封閉式管理。

“那時候天氣又冷,除了保生活運轉的超市,其余店鋪基本關門了,外賣也停了,卡點值守人員中午沒地方吃飯,基本上是泡方便面。”黃山沖居委會黨支部書記李金蘭說,居委會當時設了5個卡點,值守的居委會工作人員、輔警和志愿者有近20人。

吳皆德的小賣部就在黃山沖居委會隔壁。由于人多,中午居委會的熱水時常斷供,李金蘭和其他值守人員便會到吳皆德的小賣部接開水泡面。

看著前來接開水的值守人員,吳皆德十分心疼。她找到李金蘭,提出要免費給卡點值守人員做午飯,“真的是不忍心,每天那么辛苦,中午就吃兩口方便面。”

“我想到她年紀大了,做飯做菜要洗洗涮涮,天氣又冷,就拒絕了。”李金蘭說,吳皆德不久后又找到她,但她還是拒絕了老人的好意,“第二次被拒絕后她有些生氣,說我們嫌她老了,不中用了,但我也是為了她的健康著想。”

2月13日午飯時間,余成敏和老伴端著煮好的米粉、煎的雞蛋到居委會,請值守人員吃。“小余家住在5樓,樓棟又比較靠里,他們要從5樓送下來,很麻煩。”吳皆德說,想到自己就住在1樓,離居委會又近,她便和余成敏商量干脆一起弄,也表達一下自己的心意。

兩人一合計,2月14日,“臨時食堂”就開業了。吳皆德先用大蒸鍋蒸上米飯,余成敏一起幫忙洗菜、備菜,11點左右開始炒菜,中午12點準時開飯。

遇上要買菜的時候,兩人更是早上8點就開始忙活,由于公交車停運,去買菜至少得走半小時。

“每天至少兩個炒菜,余阿姨之前自己開過餐館,手藝很好,小區居民有時候還找她請教包粽子、燉豬腳。”李金蘭說。

由于卡點必須有人值守,李金蘭和同事只能輪換著去吃飯。怕有人沒吃上飯,吳皆德每天還會核實吃飯人數,問問還有誰沒來吃飯。值守人員全部都吃完后,她和余成敏才吃。

“臨時食堂”一直堅持到3月2日,所有開銷都是兩人自費。居委會曾提出要付費給兩人,但都被拒絕了。直到現在,兩人都還沒算過到底用了多少錢。

吳皆德的女兒說,一開始家里人就很支持老母親,想著疫情期間幫大家做一點事情。她偶爾也會幫忙打個下手,“只要我媽開心,我就支持。”

事實上,余成敏是一位已經抗癌六七年的鼻咽癌患者。在她看來,雖然自己的身體算不上健康,但起碼還能出一份力,為大家作點貢獻。“都說人多力量大,一人幫一把,艱難的事情就過去了。不管吃好吃歹,吃下這口熱飯,最起碼能多幫他們抵擋一下風寒。”

“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,我不在這個工作崗位上,但是能搭把手我就搭把手,都是為了捍衛大家的生命安全。能每天給大家做點事情,我就不覺得辛苦。”余成敏說。

“他們犧牲自己的時間和健康來保護我們,我們做的那點事情微不足道。”聊起小區封閉管理期間給卡點管控人員免費做飯的事情,家住貴陽市云巖區黃山沖路35號院的余成敏和吳皆德都這樣說。

余成敏61歲,吳皆德83歲,兩人是20多年的老街坊。吳皆德開著一個小賣部,由于住房在8樓,加上年紀大了,所以平時就住在店里。今年2月1日,貴陽市按照貴州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要求,全面實行城市小區封閉式管理。

“那時候天氣又冷,除了保生活運轉的超市,其余店鋪基本關門了,外賣也停了,卡點值守人員中午沒地方吃飯,基本上是泡方便面。”黃山沖居委會黨支部書記李金蘭說,居委會當時設了5個卡點,值守的居委會工作人員、輔警和志愿者有近20人。

吳皆德的小賣部就在黃山沖居委會隔壁。由于人多,中午居委會的熱水時常斷供,李金蘭和其他值守人員便會到吳皆德的小賣部接開水泡面。

看著前來接開水的值守人員,吳皆德十分心疼。她找到李金蘭,提出要免費給卡點值守人員做午飯,“真的是不忍心,每天那么辛苦,中午就吃兩口方便面。”

“我想到她年紀大了,做飯做菜要洗洗涮涮,天氣又冷,就拒絕了。”李金蘭說,吳皆德不久后又找到她,但她還是拒絕了老人的好意,“第二次被拒絕后她有些生氣,說我們嫌她老了,不中用了,但我也是為了她的健康著想。”

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    利用学车软件赚钱 基金配资多少倍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走势 N配资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 广西快三手机免费计划 陕西十一选五一中奖助手 股票怎么看k线图 河北11选5怎么直播 融易富配资 黑龙江36选7开奖数据